​​每每在微博刷到以家人之名的视频时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。事实上,以家已经过去很久了。在微博超话里见到的更多是拉票,而剪辑或者剧评已经很少了。可是这不代表我能忘记它,哪怕后面我又认识了晓晓,又在复习的路上再见耿耿和今夏。

和读书一样,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,在我心中,李尖尖就是我心中的top 1,不接受反驳。

她学习成绩常年倒数第二,偶尔倒数第三,可是她艺术天赋过人,她爱树,她爱木雕,她爱将之成为的事业。她踏踏实实,相信勤能补拙,不爱过度营销,从不喜欢谄媚的手段。放眼现在,有太多的流量,过多的营销,太假的标语和注水的数据。他们就像夜空中划过的流星,能够吸引众人的尖叫,可是转瞬即逝。下一轮狮子座流星雨,也能让同一批人尖叫。

时间缝隙里的李尖尖说,她早年赚不到什么钱,只是最近才有点起色,天天被甲方催来催去的。即便如此,我并不觉得她是真的在抱怨自己的事业,相反,这是一个职场新人遇到的最寻常的规律。厚积才能薄发,不断地碰壁可以积累很多成功的经验。也许,经历社会的毒打也不全是坏处。

有的时候,踏实的人也会被泼脏水。那边,有永远叫不醒的人,也有辨别是非弱的人。李尖尖也经历过网络暴力,她起初也会一个人默默哭泣,也会独自承受非议,但她极少向亲朋好友发泄负面的情绪。在电脑前的李尖尖,看着键盘侠的辱骂也会暗暗不爽。可是,当哥哥端来水果时,她还是会立即盖上电脑。当李爸问有没有新闻给他播报播报的时候,她还是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用食物堵住小哥的嘴,诙谐地调侃,生活就像白开水。李尖尖也并没有走不出阴影,看到李爸和贺梅似乎要成,这种兴奋就让尖尖有了面对的勇气(事实上所有生活的喜悦都能成为她的力量)。其实,柳暗花明,邪能胜正,那只是时间的事情。只是有的人,没等时间检验完,他就主动投降了,崩溃了。而有的人,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,乐观着,也忍耐着,等待着。李尖尖告诉我,她相信辛姆洛克的一句,忍耐之草是苦的,但最终会结出甘甜而柔软的果实。

回到剧里。

听过一句话,我不羡慕李尖尖有两个哥哥,但羡慕两个哥哥有李尖尖。前半句先放着,后半句我认同。

李尖尖见到的小凌霄,是一个闷闷的孩子,他喜欢在楼道里安静地看书,虽然他的家并不平静。那时的他就像《星空》里的那个小男孩,沉默孤僻,从不主动与人打招呼,安静地在书店角落里看书,不理会周遭的世界。是热脸贴冷屁股的李尖尖,用一道道美食,引诱着,温暖着这个沉默男孩。是李尖尖真诚且持续的关爱,让凌霄离李家越坐越近,成为家人。

李尖尖见到的小子秋,是她口中后妈的孩子,是妲己的儿子(啊,不是)。融入新家庭的子秋,经常被邻居开玩笑。是李爸,让子秋知道他不是那个终被抛弃的孩子,是尖尖,让子秋明白他不是那个没人要的拖油瓶,是李家,让子秋认识这就是他温暖的港湾。

喜欢这样一句,尖尖妈走的时候,怕尖尖一家孤单,所以送来了子秋陪伴李爸,送来了凌霄陪伴尖尖(记得尖尖爸说过,尖尖一直想要一个哥哥),殊不知,俩人都在李家治愈着自己的伤。

哥哥离开前的李尖尖在宠爱中长大,她就是哥哥的小太阳,她就是全家的加油站。爱,不能根本解决问题,但能鼓励遇到问题的人。李尖尖就是这样的存在。李尖尖并不能拔掉哥哥心中的刺,可是她能帮助他们缓解那根刺的疼痛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那根刺是需要在原生家庭中拔掉的,只是,孩子尚且太小,还不足以独立面对。就是这样一个成长的时段,每当哥哥心中的伤病发作时,李尖尖总能第一时间送来关心和温暖。就是这样一个成长的时段,李尖尖和两个哥哥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互相扶持,彼此温暖,活出一家人美好的模样。

三兄妹小时候的相处方式的确令人向往,可是并不健康。三兄妹只是在逃避中取暖,而那根心中的刺仍需拔除。李尖尖需要学会独立,也需要一次名为《失去》的体验。6岁的她失去了妈妈,可是尖尖没有痛觉。而16岁的她亲历了哥哥的离开,也终于懂得了"切肤"之痛。那个裹在被子里嚎啕大哭的李尖尖终于体会到了,失去的滋味,离别的痛苦,和抗争的无力。两个刚刚成年的哥哥被迫长大,也需要回到原生家庭寻找心中的答案,寻求彻底的解脱。

真正的痛苦,会让人嚎啕大哭后再难哭泣,会让人偶尔想起还会心头一震,会让人铭记却难以言出。李尖尖经历的就是如此。

李尖尖说,哥哥不在的时候,她都可以过得很好,牙疼的时候,可以自己去看牙医,想吃甜品的时候,满大街都是甜品店。从气话不难看出,哥哥离开后的李尖尖过得并不太好,吃甜品的时候,她还是会想起曾陪她吃辣条的子秋,看牙医的时候,她还是会想起曾鼓励她的凌霄。习惯地想起,麻痹地痛着,也已浑然不知痛是何种滋味了。 

尖尖哥哥回来的时候,学姐是诧异的,因为李尖尖从没有向她提起有过两个哥哥。李尖尖没有忘记,只是再也不愿言说。有一句很伤的话,早知失去,不如不曾拥有。无法忘记,依然假装忘记,似乎那一切都不曾发生,也许这样就不会痛了。

九年,时间无情地冲刷着李尖尖对哥哥的想念。从希望到奢望,从失望到放下,李尖尖已经很努力了。人是一瞬间长大的,在我看来,李尖尖长大的瞬间就是她放下念想,专心自己生活与事业的那刻。那天,她说,"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里奔波忙碌着,我们像所有的关系一样,渐渐地消失在彼此流逝的时间里,连想念都消失了,只剩下年少时美好的记忆,和节日时不会缺席的祝福。我们像三个小小的星球,短暂地相遇,又沿着各自的轨道继续航行着。我明白了,回来的人,是一定会回来的,而不回来的人,也不必等。"

那天,哥哥回来了,依然带着伤,也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感。此时的尖尖好不容易学会放下,却被迫重新拾起,心情喜悦却又糅杂着其它情感。尖尖选择刻意保持距离,并不想重新拾起那份情谊。因为她,害怕重新拥有却再次失去。她记得那份情感,可是她更害怕短暂地拥有,她在克制。

可是这份克制,在亲情面前,无力且脆弱。尖尖无意识地画着哥哥却后知后觉,她的闺蜜能读出她内心的喜悦,凌霄丢行李箱能展现出她真诚的不舍,子秋出车祸彻底暴露她心底的关爱。"哥,小哥,真心地,欢迎你们回来。" 尖尖最终选择在哥哥面前流露真实,以家三兄妹和好如初,"连体婴儿"又回来了(o(^▽^)┛)。这就是亲情的力量,它可能并不基于血缘,但在互相珍惜与爱护的人之间客观存在着。埋藏在心底的爱,是终究无法克制的。

凌霄再度远行时尖尖的魂不守舍,尖尖醉酒在子秋背上说"小哥,你不要走"的那段恳求,都是尖尖害怕再次失去的最好证明。(写到这里,我真的很想再去看一遍以家人之名,/(ㄒoㄒ)/~~,好心疼我的尖尖)

有人说尖尖无情,你们可曾走进她的内心?尖尖真的很想很想她的两个哥哥,很爱很爱她的亲人,可是她真的好害怕,害怕哥哥又一次不可反抗的告别。九年,已经很长了,尖尖等得太久了。而有些等待,可能是永远。所以,如果你只是又一次短暂地出现,我为何要对你敞开心扉?害怕短暂的拥有,害怕长久的失去,尖尖最害怕的是永恒的等待。

此时和好的三兄妹,其实才是健康的样子,他们已经有能力去直面伤疤,主动拔掉心中那根陈旧的刺。他们还是能像以前那样,相互扶持,相互依靠。他们还能做到以前不能实现的,互相鼓励,探索愈合的良药,互相指路,寻找最初的答案。

此时二十五岁的李尖尖,不但可以照顾好自己,还可以照顾好身边的人。她已经顺利长大,开始独当一面,不再是那个随口将哥哥挂在嘴边的小女孩。思念的痛苦催化了尖尖的独立与成熟。此时的她,就是我心中理想的白月光。

尖尖从来没有泛滥地散发温暖,她是小太阳,但绝不是圣母。

她爱憎分明,在她亲友圈子里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温暖,而她排斥的人看到的永远是她的白眼。她看不起"在垃圾桶"出来的周淼,他自私、懒惰、耍赖又乱花钱,所以尖尖总是对他阴阳怪气。她看不起造谣中伤她的李飞,因为她说造谣狗就是该死。但尖尖总能无限包容与支持她的闺蜜、关爱她的家人。她能包容说话很直的火山姐,一顿小学生打架之后,她们还是会和好,因为她们都是想为对方好的人。她能支持家庭出现矛盾的齐明月,提醒她做当下应做的事(打电话给明月爸)。作为爱人的尖尖,她能抑制凌霄的心魔,又支撑着凌霄勇敢地与原生家庭抗争。作为妹妹的尖尖,她能给予伤心的子秋一个及时的拥抱,和无私的陪伴。作为女儿的尖尖,她能考虑到给父亲找一个能长相厮守的伴侣...

听闻凌霄黑暗的九年时,她说,"没事,以后我疼你";听闻子秋经营不顺时,她说,"你养我可以,我也可以养你啊"。二十五岁的李尖尖还是像九年前一样治愈温暖,但多了份实力,更多了份底气。

说说爱情线。

有人说,尖尖的爱情是被动式的爱情。是的,九年,或者说缺乏母爱的二十五年,她都是一个爱情上懵懂的状态。这就是李尖尖身上的伤,还没愈合的伤。与凌霄的不一样,他的伤是带刺的伤,只要不拔,就还会越插越深。而尖尖的伤,只是伤口,正等待着一剂良药。

凌霄对李尖尖的爱情看似蛮横,却也是经过同意的。在那颗许愿树下,凌霄在试探李尖尖对他的爱情。第二天的领带吻,就是尖尖给凌霄最好的答案。

李尖尖是凌霄的光,而凌霄是李尖尖的良药。

借着光,也为了唯一的光,凌霄才勇敢地站了起来,拔掉心中的长刺。而李尖尖,也终于品尝到爱情的滋味,甜而不腻。那道从小埋在心底的伤,终于有了着落。(不识男色的尖尖,可长点心吧,( ̄▽ ̄)")

很开心,松韵能够出演这个不好惹的李尖尖,小时候霸气侧漏的李尖尖,长大后独当一面的李尖尖。她莫名其妙的乐观,治愈着自己,也温暖了所有周边的人。她那套尖式哲学,她的人生准则,可以让现实下的我们积极对待这个本不友好的世界。当你被生活致郁的时候,找小太阳治愈一下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12 月 28 日 05 : 54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,感谢您支持6zgm.com !